美文网 - 常阅读,多交友!
美文网
位置:美文网 >原创美文 >原创精选 >文章内容

湖的日记:日落

2011-05-05 19:20来源:美文网作者:美文网点击:4383...

 

一个春意阑珊的下午。
   无心的时间打了个盹。太阳差点跌落到空邈无垠的湖中,惊魂未定地涨红着脸。湖面刹时不安起来,水的家簇在力澜狂潮召唤一兵一卒。席间,交汇着.弥散着.沉浮着.仿佛是气势磅礴.纵横捭阖的战鼓声。那些曾经蜷伏在湖畔角落的狰狞的顽石,颤栗的水草犹似壕堑的藩篱沆瀣一气地追随湖的千军万马并潜伏着。时而,歇斯底里地跃出湖面窥视着居心叵测的落日,并悄悄地记录它的一举一动。

   五点五十分的时候,西方似乎出现了一个结构复杂的空中楼阁,充塞了天地它的底部完全呈水平方向。湖面也好像由于某种不可理解的运动突然升高,倒立在天空边的湖水中间。似乎有一层厚厚的难以看见的水晶。在这个庞大的结构顶端,仿佛受反转的地心引力的作用,变换不定的框架开始缥缈沸腾的泡末。缕缕的金线迤逦在半边天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地向高空伸展。那些沸腾的泡末既像云彩又像建筑的装饰线脚。因为,看起来很光滑。仿佛是镀金的木头圆锥。这个遮天蔽日.一团浑浊的复合物,色彩昏暗,只有顶端,闪烁着道道烨烨的光辉。

   在天空更高的地方,金色的光线变成了没精打采的曲线,交织在一起。它们好象不是由物质组成,只是纯粹的光线而已。顺着地平线向北望去,那种巨大的空中楼阁变小了,在四散的云片中渐渐升高。它的后面,在更高的地方,仿佛出现了一条带子,顶端呈五彩缤纷之状,在接近太阳---此时尚看不见----的一侧,阳光使之罩上了一个明亮的边缘。再往北看,各种构造的形态已消失,只剩下那条光带,黯淡无光,已欲溶湖。

    与此同时,在西方那一片楼阁之后,太阳正缓缓下坠。在日落的每个不同阶段,有某道阳光会穿透那一片浓密的结构,或者自己打开一道通道,光线于是把障碍物切成一串大小不同亮度各异的圆片。有时候,阳光会缩回去,像一只虬曲的拳头。此时,云制的手套只让一两个发光而僵直的手指露出来。或者,有时候仿佛是条章鱼,爬出了烟雾的洞穴,然后又重新回洞中。

   日落有两个不同的阶段。开始太阳是建筑师,后来又是为画家。当它在地平线消失的时候,光线立刻变弱了,形成的视平面每时每刻都更为复杂。强烈的光线是景物的敌人。但在白天与黑夜的转换时刻,却可以展现一种奇幻和转瞬即逝的结构。随着黑暗的降临,一切都变得平淡无奇了,如同色彩艳丽的卡通片。
 
   日落第一阶段开始的准确时间是六点。太阳甚低,但还没有触及湖边。太阳开始在云结构下面出现的一刹那。如同蛋黄一样喷薄而出,把一片光辉撒在庞大的结构上,可仍然没有完全摆脱的云层结构上。光芒四射之后,出现了一道迷朦的山脉,开始时在一片光辉之中影影绰绰.续而变的昏暗和棱角峥嵘。与此同时,扁平的山体也变的庞大起来。那些坚实黑暗的形体缓缓移动,如同一群候鸟在飞越广阔火红的天空,于是那一片火红逐渐从地平线向天空延伸,揭开了色彩缤纷阶段的序幕。

    渐渐地,夜晚的庞大结构开始了。充塞着西方一整天的庞然大物。此时像一快轧制白片状金属,被一 种来自背后的光辉照亮,光辉始而金黄,续而朱红,最后变为桃红。已经扭曲变形和正在缓缓小时的云块,也被光辉溶化和分解,如同被一阵旋风裹挟而去。

    由云雾织成的无数网络出现天空时,它们的形态各异:有水平的.倾斜的.垂直的.甚至螺旋形的,向四面八方伸展。随着阳光的减弱,光线把它们一个接一个地照亮,好似琴弓忽起忽落,拨动不同的琴弦一样,使每个网络仿佛都具有特有的而随意的色彩。每个网络在光辉中出现的时候,都是那样的干净,清晰得像玻璃丝一样,又硬又脆,然后就渐渐地解体了,仿佛因为共组成的物质暴露在一个充满火焰的天空而无法忍受高温变黑了,溶化了,越来越薄了。最后从舞台上消失。而让位于另外一个新组成的网络。到最后,各种色彩都混合在一起,变得难以分辨,如同一个杯子里不同颜色和不同浓度的液体,起初还层次分明,接着就渐渐混合一起了。

   在此之后,没谁能跟踪观察远方天际的景观了。那每隔几分钟甚至几秒钟就会出现不同的景观。当太阳触及远方天际时,东方的高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些从前看不到的紫色彩云,又不断地扩展.充盈,不断地增加新的细部和色彩。然后从右至左地缓缓消失,仿佛被一块抹布毫不犹豫地擦去。几秒钟过后,澄澈深灰色的天空重新出现云层堆积的堡垒之上,当那一片堡垒呈灰白的时候,天空又一片粉红。


    在太阳那边,在原来的那条老带子的后面,出现了一条新的 带子。前者灰白.昏暗。后者红光闪烁。当这后一条带子的光辉黯淡下去的时候,顶端那尚未被人注意的斑驳色彩,此时渐渐扩展开来,其下部爆发为一片耀眼的金黄,其上部的闪烁变为棕色和紫色,似乎只有在显微镜下,顿时看清了那些色彩的结构或成千上万的纤细的光线,仿佛支撑着一个骨架,使之呈现出浑圆的形状。

   此时,太阳直射的光线已全部消失。天空只剩下红黄两色。红色如虾体。黄色如干草。五彩缤纷的色彩也开始消逝。左边一道没有被发现的面纱突然出现,像几种神秘的颜色随意混合,颜色然后渐渐转成艳红.暗红.紫红和碳黑。犹如一条炭条在一张粗糙的纸上留下不规则的痕迹。在这道面纱的后面,天空呈现出高山植物般的黄绿色。那条光带依然一片黑暗。轮廓完整清晰。西边的天空,那水平状纤细的金线发出挣扎的金光。可是北边的近乎完全黑下来,那些小丘状的堡垒,在灰色天空下,变成乳白色的隆起。

     白日消逝,夜幕降临。这一系列近乎完全相同而又不可预测的过程。乃是最为神秘不过的 事情。种种迹象,伴着变化不定和焦虑。突现于空。没有谁能预测这一特定的夜晚。采取什么样的形式降临,仿佛由于一种神秘的炼金术的作用,每种颜色都成功地变化为互补颜色。可是画家要获得同样的效果,则必须在他的调色板上加入一管新的颜料。然而对夜色而言,它可以调出无穷无尽的混合色。它开始展现的只是一种虚幻的景象,天空由粉红变成了绿色。其真正原因是某些云彩变为鲜红的颜色而我们却未曾注意,对比之下,原本的粉红天空就呈现了绿色。因为这种粉红的颜色太淡,无法和那些新出现的强烈色彩相抗衡。不过天空颜色的变化并没有引起什么诧异,因为由金黄变为红色不像由粉红变成绿色那样悬殊。黑夜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中降临了。


      通过一个很自然,却又始终无法觉察和迅疾的过渡。夜色取代了暮色。以黑色为底片,一切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天空在临近地平线的地方,是一团漆黑。高处呈土黄色,最高处也没有一点的蓝。被白日结束逼得四处逃窜的云朵,已呈现支离破碎之状。很快就剩下了干瘪和消瘦的道道黑影。如同舞台上的布景支架,演出结束。灯光熄灭。立刻显现出其可悲,脆弱的临时搭就的本来面貌。它们所制造的幻象,并非出自它们的本身,也并非它们的本意。只不过利用灯光和视角所造成的错觉而已。这也是生活的面目。却引起湖的惊恐和不安。这时的一切,被固定在一个痛苦而无法改变的模式里,将和渐渐黑暗的天空融为一体。

 

 

  • 0
  • 2
    网友评论
    评论(...
    全部评论
    美文网美文网

    作者积分:650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

    关注 留言
    友情链接: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