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网 - 常阅读,多交友!
美文网
位置:美文网 >原创美文 >原创精选 >文章内容

坏小孩不太坏

2015-08-26 09:42来源:美文网作者:神经病大人点击:3189...

【坏孩子】
  当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坏小孩时,或许你也会认为他就是一个坏小孩,当你也认为他是一个坏小孩的时候,或许他自己也已经接受自己是一个坏小孩。只是,你不曾想过,也许你会变成这个坏小孩心中的阳光,而你,也就突然觉得,坏小孩他好像也不是那么坏。
  “林枫,你给我站住!”一道女声响彻整个小区的上空,惊飞了在楼顶休息的飞鸟。
  夏晓之哭丧着脸起来拉开窗帘,外面的天才只是蒙蒙亮。
  站在窗口的位置,刚好能看见对面的阳台上一个妇女拿着鸡毛掸子追赶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
 “这都多少天了,还能不能让人睡觉了?”夏晓之打了个哈欠,困意再次席卷全身。
  “晓之啊,起床了啊。”夏妈妈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夏晓之应了一声不再看对面,转身进了卫生间。
  洗漱后去到客厅,夏妈妈已经准备好了早餐,自从那对母子搬来之后夏晓之每天都能吃到夏妈妈做的早餐,也不知这是福还是祸。
  “我们小区搬来的那户人家你知道吗?”夏妈妈有些严肃。
  “嗯,知道啊,就是每天一大早就开始怒吼的。”夏晓之吃着手上的吐司,喝着杯子里的牛奶。
  “你以后啊,多照顾点她们家孩子。”夏晓之喝到嘴里的牛奶都喷了出来,“什么?”
  夏妈妈抹了一把脸,“总之呢,我和他妈妈说好了,你们以后就一起上学放学就可以了,不会的功课你需要辅导他。”
  “你收了人家什么好处?”夏晓之很怀疑自己是不是亲生的,这个小区里所有的家长都让自己的孩子离那个坏小孩远一些,而她却还要自己和他走的近一些!
  “什么好处不好处的,快去上学。”夏妈妈拍了一下她的脑袋,笑着回了卧室。
  夏晓之无奈的拿起自己的包,出门,下楼,然后成功的在小区的门口碰见了骑着单车的林枫。
  “嘿,你好,我叫林枫。”
  “我知道你叫林枫,现在全小区有谁不知道你叫林枫?”
  “额......”
  “走吧,去学校。”夏晓之跨上自己的自行车往前骑去,后面却传来了林枫远去的声音,“你自己去吧,我今天就不去学校了。”
  这是要逃课?果然是个坏孩子。
  本想问他为何不去上课,只是他的速度有些快,早就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但是夏晓之的心里却是在想,这也正好,还不用和他一起上学,便欢快的去了学校。
  只是夏晓之未曾想到的是,林枫转学到她们学校之后,在两位家长的强烈要求下,班主任面无表情的告诉她:“以后林枫就是你的同桌了,他是转学生,你照顾着点。”
  夏晓之只觉得风中凌乱,看着身边空荡荡的位置,不知作何感想。
  整整一天的课她都没有心思听课,好奇心促使她一直在想林枫逃课去了什么。
 
 
【保密】
  下午放学,夏晓之推着自行车走出校门口,却不料在门口看见朝着自己打招呼笑的一脸灿烂的林枫。
  “到了放学你才来学校干嘛?”夏晓之自从知道他是个坏孩子,从没想过自己还能和他有什么交集。
  林枫一点也不在意她的语气差,反而很开心的说:“我是来接你回家的。”
  当时的学校大门口还有很多的学生,听到这句话无一例外的都转头看着他们两个,夏晓之无奈的低下头,这都什么人?
  “看什么看?信不信我现在就揍你们!”一声暴怒之后夏晓之听到的就是脚踏车着地的声音,抬头的时候已经看见林枫冲着一个男生的方向跑去。
  “别闹了,回家!”夏晓之冲着那边吼了一声,林枫居然真的停了下来,回去扶起脚踏车走到她的身边,笑的一脸灿烂。
  “要不要喝饮料?”林枫的手上多出了一罐水果味的汽水。
  “不喝。”夏晓之无情的拒绝,管自己蹬着自行车往前开,林枫的速度控制的刚刚好,就在她边上,不远也不近。
  “那你想吃什么,我请你。”
  “不需要,你到底想干嘛?”夏晓之皱着眉头。
  “今天我逃课的事情可不可以保密?”林枫苦着脸可怜巴巴的看着她,像是一只被人抛弃的小狗。
  夏晓之蹬着自行车,飞快的往前,要是就这样告上一状能让他和自己没有任何交集,那不也是很好的事情吗?
  想着想着夏晓之的脸上就绽放出了笑意,一个没注意,竟然和前面的电线杆来了个亲密接触,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和自行车都已经躺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你居然这样都可以和电线杆撞上,是不是智商有问题啊。”林枫在一旁笑的很猖狂,夏晓之狠狠的白了他一眼,把车子从身上推开,从地上爬起来。
  “别动。”本来还在狂笑的林枫突然正经的跳下车子朝夏晓之走去。
  “干嘛?”难道附近有什么人要偷袭他?夏晓之想着就往四周看了看,却发现没有什么可疑的人。
  林枫走到她面前,蹲下身子,夏晓之吓了一跳,连忙往后退了好几步,这个时候她才感觉到自己的膝盖处火辣辣的疼。
  夏晓之看着林枫打开自己的包,从里面掏出了纱布,酒精,棉签等东西的时候简直惊的下巴都要掉了。
  林枫让她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就开始帮她处理伤口,他的手法很熟练,很快的就弄好了,上面贴了一块纱布,倒是没有刚才那样火辣辣的疼了,但也还是不能骑自行车。
  “上车,载你回家。”林枫大方的指了指自己的自行车后座。
  “我还是走路吧,我的车总不能就扔在这儿吧。”夏晓之推着车子往前走,林枫往她前面一停,“你放心的坐就好,你的自行车我帮你一起弄回家,上来吧。”
  夏晓之看着他,他的脸上带着笑容,很干净的一种笑,在阳光下显得很温柔,在这一刻,她甚至开始怀疑,这样的人真的会是大家口中那个极端的坏孩子吗?
  林枫骑车很稳,夏晓之坐在他的后座上,他一只手控制车子的方向,另一只手却是拉着夏晓之的自行车,她觉得这一路上的回头率比她活了这十多年的还要多。
  “今天你没去上课的事情我会保密的。”到家的时候夏晓之说。
  林枫笑了笑离开了。
 
 
 
【威胁】
  每个学校最不缺乏的就是八卦,班级里面关于林枫的讨论很激烈,慢慢的都在班里流传开来,有人说,林枫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因为父母离异导致他性格极端,有人说,看见他总是出入各种酒吧网吧等不良会所,还有人说,他在以前的学校从不上课,看谁不爽就打谁,没有任何理由。一时之间众说纷纭,但是毫无疑问,无论哪个版本,都在说他是个坏孩子。
林枫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去过学校,虽然现在每天都是他送她来学校上课,但是没有一次他是愿意迈进学校的,每次问他,他都只是笑笑说自己还有事。
“夏晓之,班主任叫你去一趟办公室。”班长从外面回来敲了敲趴在桌子上玩手机的夏晓之。
“知道了。”收拾好东西,夏晓之走到办公室,还没有打开门进去就听到班主任在给校长打电话。
“校长,我觉得这个林枫是真的应该开除,你看他,转学来了一个星期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学生会拖了我们班的后腿啊。”班主任一脸无奈。
因为太远,夏晓之没有听到电话里的人说了什么,只知道班主任垂下了头,“知道了,但是他这样不来上课让我也没办法交代啊。”
再之后班主任就挂了电话,夏晓之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老师,你找我。”
班主任调整了一下状态,深呼吸了一口气才问道:“听说林枫和你的关系不错是吗?”
“我和他住在同一个小区。”
“那你劝劝他,让他不要总是旷课。”班主任说的时候有点火气,夏晓之点了点头,说自己尽力。
但是刚刚班主任打电话时候的那番话却让她更想知道林枫都在干嘛。
 
放学后,夏晓之很快就在校门口看见了那个朝着她挥手的少年,脸上的笑容还是那么灿烂。
“怎么样,我够准时吧?”他得意挥了挥自己的手腕,上面有一只老旧的手表。
夏晓之不以为然,习惯性的坐上他的自行车后座,虽然膝盖上的伤已经没有大碍。
“要是你能准时到学校上课更好。”
林枫没有回答她,继续吃力的蹬着自行车,这里是一段上坡,坡度有些大,如果是夏晓之自己骑车的话,会选择下来推着车走上去。
“为什么你都不来学校上课?”
“不想去。”他的回答简单直白,夏晓之居然觉得自己无言以对,只能继续发问,“那你都去哪里?”
“秘密,以后再告诉你。”林枫揉了揉夏晓之的头发,将她载回了家。
 
 
 
林枫依旧不去上课,夏晓之继续享受他接送上下学的福利,一直声称膝盖上的伤没有好。
坐在林枫的自行车后座上她和往常一样继续问他:“你都去哪儿了啊?”
可能是林枫这天的心情很好,笑着说:“酒吧或者是网吧。”林枫停顿了一下,“像我这样的坏孩子,去酒吧或者是网吧好像也很正常吧。”
夏晓之沉默了,在他们那个年纪,酒吧和网吧总归不是什么好学生应该去的地方,明明笑起来的时候是个让人觉得阳光普照的一个大男孩,却偏偏就是一个反骨的角色,她都为他感到可惜。
“好了,送你到家了,你自己回去,我还有点事情要做。”夏晓之跳下车子还想问他有什么事情,他已经踏上了自行车,本想转身回家的夏晓之只觉得脑子一热,推起门卫大爷的自行车悄悄的跟在了林枫的身后。
一路上跟着林枫就见他进了一家酒吧,夏晓之站在外面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一咬牙就走了进去,双手却是紧紧的握着书包上的带子。
酒吧里的音乐嘈杂,四周的人群发出的声音和扭动的腰肢时不时的就会撞上夏晓之。
皱着眉头一直往里走,可都没有看见林枫的身影。
“小姑娘,这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啊。”听到声音的同时,夏晓之只觉得自己身子一个不稳,被人拉了过去,抬头一看,居然是一个30多岁的大叔,这让她一时无法接受。
“大叔,你拉我做什么,边上的姐姐们都比我漂亮的多了。”正打算从眼前大叔的怀里出去,却不料此大叔简直不要脸,拉着她的手就是一阵抚摸。
“大叔就是喜欢你这样的小丫头。”说完就朝着夏晓之的脸颊凑了过来。
夏晓之哪里见过如此状况,连忙往后退去。
但是退了没几步,夏晓之心里一个慌乱,这自己都靠在吧台上了,感觉自己的清白即将毁于一旦,忍不住大声骂起林枫:“林枫你个王八蛋,来这种鬼地方让老娘被这样不要脸的大叔调戏,亏你还不知道躲哪儿不出来!”
也就是此时,夏晓之只觉得从吧台里伸出一个拳头,那大叔的脸就往边上歪去,松开了她的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还没等她反应,手上一暖,已经被人拉住朝着门口跑去。
“哎,我说你没事跑这来干嘛?”林枫没好气的瞪着夏晓之,但是夏晓之的脸皮岂是一般的厚,“那你还不是来了?说我干嘛呀,酒吧又不是你开的。”
林枫骑着自行车伸手拍了一下夏晓之的脑袋:“你就知道那酒吧不是我开的?”
“要是那酒吧是你开的,我就去给你当服务员一个月!”
林枫突然就笑了,“夏晓之,这个服务员你当定了。”
“那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夏晓之的脸色很难看。
“什么问题?”被眼前女子的面色所吓,林枫不自觉的骑着自行车离她远了一些。
“既然你是酒吧的老版!刚刚为什么要跑!”
面对夏晓之的责问,林枫愣了许久之后才胆怯的回答:“我忘记了。”
在林枫成功被夏晓之揍了一顿之后本只是想恳求自己开了酒吧的事情不要让别人知道,谁知却成了夏晓之威胁他去上课的筹码。
 
 
 
 
 
【蛔虫】
夏晓之没有去酒吧上班,但是林枫却去了学校上课。
听说林枫来了学校上课,班主任激动的从办公室里赶到了教室,不敢相信的直奔林枫的位置,开学已经一个多月,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自己的这位学生,对于班上的人来说那也是传说中的人物。
在混乱的交谈中,也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这不是夏晓之的男朋友吗?”
然后时间和空间都在这一瞬间就静止了,班主任也在那一刻看向了坐在一边的夏晓之。
林枫趴在自己的位置上,从被围观到现在一直都趴在位置上睡觉,刚刚的话也不知道他听见没有,只是现在依旧一点反应都没有。
“夏晓之,你跟我来一趟办公室。”班主任的脸很阴沉。
跟着去到办公室,班主任便问她:“你和林枫什么关系?”
“普通朋友关系。”
“你别当我不知道,这一个多月都是他在接你上下学。”班主任坐在位置上看着夏晓之,但是夏晓之的志愿是厦大吗?显然不是!
“那是我膝盖摔伤了,我们家长都知道。”
班主任沉默了一会儿,语重心长的看着夏晓之:“也不是班主任我有成见,但是林枫那样的坏孩子和你在一起不合适,你们都是马上就是要高三的人,平时你成绩也不错,我不想你被他毁了,你和他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刚想反驳,就看见班主任的目光停在了自己的身后,夏晓之转过头去,看见不知何时林枫已经站在了身后,脸上的表情也有一些复杂,显然是听到了班主任刚刚的那一番话。
“林枫?”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却见他笑了笑,“我没事。”然后转身离开,夏晓之跟了出去。
回到教室同学们依旧在议论纷纷,林枫坐回位置上,这节课的老师也已经进了教室,于是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这节课测试。”数学老师将一堆的试卷发了下来,看到林枫的时候有些惊讶。
在写试卷的时候夏晓之担心林枫不会写,在写了半张之后用手肘碰了碰他的胳膊。
林枫疑惑的看着她,看到她另外半张空白的卷子,将自己的卷子往夏晓之的桌子边移了些过去,这一瞬间,夏晓之只觉得自己有点崩溃。
放学路上
“哎,明明你那么厉害,干嘛不想去学校。”夏晓之依旧坐在林枫的脚踏车后座上。
“不想去所以就不去。”林枫没有像往常一样开玩笑,反而有些严肃。
夏晓之也没有继续说话,显然他是因为班主任的话不高兴了,到了小区门口的时候林枫停下了脚踏车,但是夏晓之却没有下车的意思,抱着他的腰死皮赖脸的坐在了后座上。
“到家了,下车吧。”
“我不下车,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林枫扶着脚踏车,尽量的用脚撑着,“你不要闹好不好?我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谁知道我今天要是下车了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坐上去啊。”夏晓之这话说的有些酸,林枫愣了一下,“我没说以后不让你坐啊。”
“但是你明天也没打算送我去学校啊。”夏晓之趴在林枫的背上翻着白眼说。
“......”
“看吧,被我说中了吧,你就是打算以后又不来学校了。”
“你是我的肚子里的蛔虫吗?”林枫被夏晓之逗乐。
夏晓之鄙夷的拍了林枫一巴掌,“谁要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啊,那么恶心。”
“那不是蛔虫是什么啊,我想什么都知道。”说着已经将车子往前骑去......
 
 
 
【医院】
到达目的地,林枫把车子放在一边,夏晓之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建筑物,这tm什么鬼地方?难不成此人有多重身份,此时正是这里的主治医生了?
林枫像是会读心术,看着她发愣,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往里走,“我是来看望奶奶的。”
夏晓之转头看向他,一直以为他就只有一个妈妈呢,正想继续发问,不料听见一声呼唤。
顺着林枫的目光望去,站在前台和他打招呼的正是一个长得很清秀的护士姐姐。
夏晓之看着那护士小姐的目光,就知道来者不善,定然是垂涎于林枫的美色,“护士姐姐,我们是来找林枫奶奶的。”
先下手为强。
“哎?这小妹妹是谁啊,怎么以前没见过。”护士小姐似乎这个时候才看见夏晓之的存在。
“这是我同学,夏晓之,陪我来看看奶奶。”林枫将她推到面前,虽然同学这个用词让她很是不满,但是林枫的一切动作都说明了她和他的关系匪浅,这又让夏晓之同学满脸笑意。
“我们先过去了。”林枫说完拉着夏晓之往走廊的另一边走去,很快就到了门口,夏晓之随着林枫走入病房,消毒水的味道马上进入呼吸道,让她皱了皱眉头。
病床上的老人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床的边上都是一些仪器,身上插着许多的管子,看得夏晓之都觉得不舒服。
“奶奶你现在一定很难受吧?”林枫坐在老人的身边,拿着她的手使劲的揉搓。
夏晓之站在一边看着,“奶奶她......是睡着了?”
“一年前奶奶就成了植物人,到现在都没醒过来。”林枫将老人的手放进被子里,一个医生模样的人从门外进来,看到林枫将一张单子递给他,“这是这个月的费用,只剩三天期限。”
“知道了。”林枫点点头,等医生出去之后才说:“奶奶住院需要很大一笔医疗费,但是家里没有任何人愿意承担。”
“所以你开酒吧,然后每天还自己去别的地方兼职,都是为了给奶奶治病?”夏晓之惊讶的看着眼前明显偏瘦的林枫,他们都还只是18岁的学生,当她在家里享受母亲给的一切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为了钱而烦恼。
“小枫?”一个中年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夏晓之转过头去看,站在门口的人手中提着点水果,眉眼间和林枫有些相似。
听到这个声音,夏晓之明显的看到林枫的双手握成了拳。
“你有什么资格出现在这里?”说完之后起身就是往男人的脸上招呼了一拳。
夏晓之想要劝架,但是林枫完全没了理智,将她往后面一推,扑上去就将男人打翻在地,直到累了才停下来。
而此时的男人被打的满脸血污,医生赶到的时候都没来得及问是怎么回事,直接将男人抬走,很明显的,那个男人也已经昏死过去。
林枫拉起夏晓之的手往外走,一路上夏晓之都很安静。
反而是林枫先和她开始叙述,他说,那个中年男人是他的爸爸。
“奶奶住院是因为他在外面有了其他女人要和我妈离婚,奶奶血压高,一下子就昏了,再也没醒来过,可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给奶奶承担医药费,这样的人没资格去看奶奶,也没资格当我爸。”
夏晓之坐在后座上紧紧的抱着他,想给他一些安慰。
“从那以后大家都说我是坏孩子,因为我抽烟喝酒打架,只要是叛逆的事我没有一件不干,性格也很极端。”
夏晓之突然就觉得,眼前的这个男生,好像也没那么坏。
“他们还是离了婚,他和另一个女人结了婚,把我们都赶出了家门。”夏晓之能感受到他微微抖动的肩膀。
那一晚他说了很多很多,但是最后他笑了,笑的很灿烂,就像第一次见面时候的笑容一样。
夏晓之也告诉他,“不论大家觉得你是多坏的小孩,我始终觉得你比谁都善良。”
 
 
【好像有点善良】
从那天之后林枫没有再出现,小区学校酒吧都不曾出现,夏晓之刻意在小区的门口徘徊,想要制造偶遇的机会,不幸空等一个多星期依旧不见踪影,最终忍不住好奇心在饭桌上问夏妈妈林枫的行踪,这才从夏妈妈的口中得知,林枫一直没有回家,去了很远的亲戚家,上回打了林爸爸之后那女人一直闹个不停。
“怎么?喜欢上那小子了?”夏妈妈满脸兴奋,夏晓之不解,别人都怕自己的孩子和林枫在一起,但是她怎么就那么想她和他有瓜葛呢?
“妈,你就说你是不是收了林阿姨的好处了!”
“我这就是觉得他们和我们的命运一样啊,难免有些惺惺相惜。”夏妈妈说着说着就扯到了夏晓之的父亲身上。
夏晓之其实和林枫一样,都是单亲家庭的孩子,一样是父亲在外有了女人就要求离婚,只是比林枫好的是,她父亲走的时候没带走任何东西,都留给了他们母女。
只不过从夏晓之记事起就没见过所谓的爸爸,也不知道那个叫做父亲的人是什么样子。
 
夏晓之开始准备着期末考试,每天都会坐在窗户边上看看他是否回来。
那天如同往常一样,夏晓之到了教室放下书包,却看见关系和自己比较好的一个同班女生兴奋的跑到她的面前。
“怎么了?”夏晓之疑惑的问。
“就我们班那个林枫,他居然之前读的是我们市里第一的高中,并且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他转学的时候校长还挽留了好久呢。”
“你听谁说的啊?”
“这还用说吗?手机上都有,你看啊,这个是他吧,全国奥数比赛一等奖呢,也是上次他来上课我们才知道啊这个是他。”女生高兴的将手机放在夏晓之的面前,上面的照片是林枫在众人的拥簇下握着奖牌的模样,脸上的笑容和现在一样,只是更加夺目。
夏晓之笑了笑,想起了那天班主任和校长的通话。
应该也是因为这个让校长不忍心丧失了这个一个人才吧。
    一个月后林枫回来了,而奶奶也去世了,就在睡梦中远去,那天的林枫没有哭,而是静静的守了一夜,没让任何人靠近。
第二天一大早,夏晓之出门,下楼,却在小区门口看见了林枫,他单脚着地踩着脚踏车,一脸的阳光灿烂。
“怎么,等本小姐上学啊?”夏晓之推着自行车走到他的边上。
“是啊,以后我就成了夏家的司机了。”林枫想了想之后又说,“嗯,是夏晓之专属的。”
夏晓之推着车子往门卫那边走去,将自行车往边上一放,转头看了一眼林枫,“这可是你说的啊。”
“我说的。”林枫揉了揉夏晓之的头发,那份宠溺溢于言表。
到了学校之后夏晓之拉着林枫的手,从同学们诧异的眼光中回了座位,数学老师已经抱着一堆的卷子出现在教室里,将试卷发回来,然后念到林枫名字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更甚。
“满分。”
夏晓之羡慕的看着林枫的试卷,再看看自己卷子上的八十八,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这就是那个两个多月只上了一节课的成绩啊。
“我可以让你也是满分。”林枫看到夏晓之哭丧的脸笑着将她的试卷拿了过来。
夏晓之期待的看着他,却见他拿起黑笔将他卷子上林枫的名字涂掉,端端正正的写上了“夏晓之”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是该哭还是该笑,看着阳光下他干净的脸,好像别人说的话似乎也没有那么重要,这个坏小孩也不是那么坏,甚至,好像有点善良。

  • 10
  • 8
    网友评论
    评论(...
    全部评论
    神经病大人神经病大人

    作者积分:290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

    关注 留言
    友情链接: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