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网 - 常阅读,多交友!
美文网
位置:美文网 >原创美文 >原创精选 >文章内容

无趣杂人干无趣之事,缠绵情侣行缠绵之礼

2011-05-11 08:16来源:美文网作者:沐白点击:2786...

    不忍落笔,不知所云,却常有口闷气积郁胸口,欲吐不能,欲下不去,甚是纠结。又今下午头晕不止,情绪纷动,遂弃书一旁,作此文,以解夏日之闷,以舒胸中之气,以平腹中之火。

  思绪繁多,觅不得一个好的头绪,那便取就进说来,单述昨日夜游之事。

  昨日烈日炎炎,空气烦闷,热气蒸腾,整片校园好似蒸笼一般,吾等备受煎熬,臭汗渍渍,气躁神烦。于下午,实不忍热暑,遂一气之下,蒙头大睡。梦中,繁花似锦,鸟语花香,水波潋滟,柳丝垂金,桃吐丹霞,凤尾森森,龙吟细细,好一片春开繁荣之地,余置其中,似浴火重生,涅槃而起,若于蒸笼纵身而出,一跃而进22度冰箱之中,其景赏心悦目不消细说,更皆丝丝凉气沁如肤中,不觉浑身阵阵舒爽,魂酥神荡,全身经脉畅通,五脏浮躁之气悄然而去,六腑抑郁之意悠然而离,清风习习,鼻尖丝丝凉意,正敞心而享,闭目而受之时,忽闻莺声银铃般欢笑之声,寻声而去,只见两女身着白纱轻衫,牛仔短裙,茜色板鞋,正追逐打闹,嬉戏欢笑,穿林度花,其优雅媚态令人如痴如醉,细看而去,其脸若银盆,桃腮带羞,杏眼闪闪,润鼻细腻,眉不点而翠,唇不染而红,一头长发飘荡,随风而起,若云堆翠髻,恍若九天下凡女,不可方物。更是让人心荡神驰,如梦如幻,吾本心淡欲散之人,更皆脸羞心怯,几欲挣扎,终因诱惑阗大,下定决心,俯身而上,款步前行,欲要Q号以作长远打算。茂林葱茏,繁华点点,绿荫合地,蛩声萦耳,不消时两女进在眼前,余心跳不觉加速而动,羞怯之意悄然更甚,心想吾乃凡夫丑陋之辈,而卿持之风华绝代之貌,内心羞怯不及之意比之更甚,两腿不知何时也酥软起来。卿近在咫尺,终鼓起勇气,拿出男人之雄风,大丈夫之霸气,抬手轻抚之,两女随即转而视余。登时吾吓的七魂已去六魂半,惊骇一声,全身汗毛应声而起向两女肃穆敬礼。那还什么刚才九天下凡女,清清楚楚的两个星爷版得如花,悚然而立。余呆立已忘逃跑,之间两如花面带淫佚丑笑,小指犹插鼻内,扑身而来将余按到在地,余几欲挣扎不脱,只得狂呼猛喊,脚蹬手舞,内心急如乱麻,额头冷汗涔涔,嘴中啐道'奶奶的,救命啊!!!'余拼尽全力,那两花终被我蹬开,登时纵身而起,只听'碰'的一声闷响,‘如花’茂林修簧似漩涡般急速而去,余则坐于床上捂头直叫'奶奶的,疼死爷了'原来方为梦境,不料心急之至,真实中也应声而起,与天花板来了个亲密的接触。

    疼意渐消,方知刚才为梦中之事,真是可喜可叹,所喜者,如花实属吓人,所叹者,盛暑难耐。看表方才9点,由于小憩刚醒,头晕不盛看书之力,忽见龙兄也正百无聊赖座于床上不知折腾何物,试邀他骑车到校内游荡,不料无聊人遇无聊人,两者心意一拍即合,其答应的之迅速诚恳不可形容。

    幽玄漆漆,乌云当空,无月无星,无鸟无花,空中烦热之气不仅为消,反觉更甚。此时正是自习十分,人烟希廖,只见漆黑茫茫之中两辆破车兼两寂寞无事男穿梭游荡其中。

    骑于车上,微风阵阵拂面而来,饶是热风,也觉肌酥肤爽。余二人所过之处皆无聊无事无趣乏味之地,此删繁就简。余二人先到那个....抱歉,单因余乃标准宅男,不知其名,此就事而论,略去枝叶。途中,多是搂搂抱抱,卿卿我我的鸳鸯情侣。如余两人者也有可怜见得几人。停于什么门宏伟建筑之下,龙兄烟瘾发作,其急迫之样,叫人心惊胆战,目瞪口呆。余摇头转而视茫茫苍穹,不觉心神驰飞,荡游于九天之内,戏走于寰宇之内,所思所想此时皆忘,不觉遗憾之至。少时,仍觉气躁烦闷,无心逗留,因河边水汽蒸腾,清凉之至,遂约龙兄骑至河边稍歇片刻后鸣金收兵,返回寝室。于是驾车而起,应声而走。不消时,已出此地,其最明显标志为,情侣数明显增多。热风拂面,虽热犹凉,内心不觉升起阵阵'淫意佚思'

    回身吼道;龙兄!知道为啥夏天出来转的人这么多波?

    龙兄一脸疑惑,等余为之解惑。

  ‘哈哈,夏天嘛,都穿的裙子方便办事情啊,哈哈’

   龙兄闻之,脸随之灿烂成了一朵菊花,但旋即正色,将食指竖于嘴边作嘘声状‘我靠,你小声点,周围的女的都听到了!’

    闻之,余方想起刚只图谈笑,忘压音控嗓,悔恨不已,但旋即又释然,转头道:‘怕鸟啊,这么黑那个看的到,跑了在说。’随即运力之脚板,加速蹬车,电石火花之间,‘作案现场’已失去了余之身影。

    龙兄听了一楞,旋即释然,但见余消失速度之快,不由一惊,佩服之心不觉油然而生,大呼一声:‘等我啊!’随即驾车而去。

    终至河边,两寂寞无事男将车置于一旁,走之河边,余躬身抚石,余热已去,两人遂席石而坐。松筋驰骨,闲神逸魂,余撑手托腮,凝神视景,不觉为之沉醉,幽玄漆漆,乌云若丝盘桓苍穹,湖水静若幽冥,远处更添几幢四方楼,灯火通明,河边榆柳成荫,柳丝垂金,树梢轻荡意更甚,涟漪微起魂犹驰。、

   ‘唉,两个S'B,骑了两辆破车,在学校乱转,悲剧啊...’余凄凉道

   ‘嘿嘿,其实我旁边的人不对,你旁边的人也不对’龙兄一脸狡黠

    ‘是啊,你不是有xxx,我可就悲剧了,啥都没’说道此,心中阵阵酸涩

    ‘那个说的,我这么丑那儿有啊’龙兄正色道,作无辜表情。

     闻此,余先甩了个白眼过去,怅然道‘奶奶的,说话讲良心,你是选择太大了,纠结的不得了,你大哥情况就不妙了,汗....你说,我旁边的人不是你那要多爽啊,嘿嘿’说完,心跳不知怎的加速起来,脑中由方才的枯木朽枝,涸泽皴田颓废图一瞬而成春暖花开,鸟语花香,繁花似锦,绿树成荫的洋春妙景。

   ‘嘿嘿,是不是想起了刚刚那个什么什么方便了’龙兄一脸猥亵,好似正在偷窥女生厕所一般。

   ‘放屁,我可是谦谦君子,一身正气浩然,搞那些偷鸡摸狗的猥琐事’余随即正襟危坐,厉色肃目,正色道。

     ‘那我就晓不得了,哈哈’旋即龙兄大笑一声,纵身而起,作了一个大话西游星爷弓背曲腿,臀部不停往前冲,手臂还不忘一前一后的动作,大声道;‘媳妇如浮水,老婆似jing水,来了去,去了来,急什么,哈哈哈。’

    余闻之颇有几分歪理,但与余之理念却不甚相合,心中自思起来,想起当初的种种蠢傻莽笨痴,不觉伤感之意更甚几分。

    思索少时,作歪诗一首,凄然吟道;‘女人笑我太傻蠢,我笑她们无情甚,不见潇湘妃子泪,无妻无妾空自成’

    本还想临风洒几滴清泪,让这伤感气氛更甚几分,只是蓄势许久不见泪,遂推迟在意。

    龙兄闻此如此大作,登时拍手叫好起来,大掌拍来,险些将我一掌击入湖中。脸泛狂喜道;‘说的好!不愧为久经沙场,干事老练的人,说的好啊,哈哈’

   闻此,余勃然大怒;‘奶奶的,什么叫久经沙场,什么叫干事老练,你大哥至今还待字闺中,蓄势带稼,要说久经沙场,也是被拒绝的有那么一点经验了,还有那个狗屁干事老练,亏你想的出来...不过,俺给别人当电灯泡到是干的挺老练的,嘿嘿’说道此,自己也不觉憨憨傻笑起来,用手摸了摸鼻子,以示心中小小成就感,兼似有还无的小羞涩。

   ‘那就算小弟说错了,哈哈,走吧,也许今天杂两是来搞破坏的哦’说完,龙兄一把扯着余就往后拉,余一个趔趄差点亲密大地,左歪又扭终于稳住身子。

   余于龙兄继续游荡,龙兄欲原路返回走公路,因余懒怠,想偷懒抄近,遂驳回其意,于是两寂寞无事男又游走于羊肠小道之间,青石甬路之上。两边绿意葱茏,灌木成堆,树枝蔓延,遮天蔽日,繁花齐绽,匝地枯叶,其郁郁繁荣,茜茜茂盛,不消细说。余与小弟款款前行,路灯昏暗,甬道坑坳,又皆余近视,故途中多次险些摔入灌木之中,或滚进幽湖之内。夜半幽暗,人烟希廖,热风飒飒,幸见龙兄在前,方压下心中之恐惧。但途中几次意外厉害,余惊恐万分,惊叫数声,不见莺雀展翅高飞,道是几对躲于灌木树荫之下正缱绻缠绵销魂不已情侣闻声而起,惊恐之意浮于脸上,环顾四周,发现一傻X摔倒在地,转瞬满脸忿忿之色,女的则嘟嘴皱眉娇嗔不已,因事办正欢,高潮将起,腹中欲火尚待欲泄,调情多时,正欲进入正题,上杉已去,短裙离身,万事具备,正蓄势待发之际,忽闻惊惧之声,不免腹中欲火凉下三分,淫情之意抛诸脑后,起身看去原来一傻X摔倒在地,彼男那能不忿,那女怎能不嗔。余见此景也觉对不住,连车也未捡,忙欠身道;‘对不住了,坏你们大事了’。彼男女不知是否听到,也不在意,遂又蛰伏于灌木之下继续行那未完之事。余见之如此急切状,不免摇头低叹  ,殷切箴归道;‘哎,兄弟,纵欲过度伤害身体啊’。旋即蹬车追龙兄去。

      刚要追上,只见龙兄悻悻而归,相向而来,大惑。‘回来搞啥子?’

    ‘没路了,撤吧’说话间,已骑到余前。   

       闻此,下车掉头,继续追去,看时间已到9点40,闷热之气稍减,湖风轻抚,心中沉闷十已去八,侧脸凝视,只见湖水潋滟,微波轻起,湖边柳枝随风而起,飘荡之状如黛绦漫天,更衬幽冥浩空,别致之韵更添三分。忽造一句浑语‘我是那若屎淫佚猥亵身,你是那如水倾城倾国貌’多次思之,其意蕴尤饶舌尖,不觉回味无穷。

     猛力蹬去,不知间已将龙兄摔置身后,力在脚尖,心却早已神驰而去,恍惚前又一对剪影,电石闪烁间已到临其面,与其擦身而过,届时,方看清乃一对正拉衣扯裤,抓乳脱裙,亲嘴不迭的情侣,其缱绻缠绵之状若两返璞禽兽,其卿我恩爱之意似两发情牦牛抓狂,其脱衣扯裤之形如金莲门庆再世,期间各种细节,色色言语不消细说,各自领会。离之10数米乍停下,静待龙兄将之撞飞,少时,龙兄摇头晃脑而来,余见之破车完好,汝衣未破,其发未乱,大失所望,必定绕过未撞。

   ‘我靠,差点就撞上了,嘿嘿,还有点不好意思,把他们下了一跳’龙兄猥亵笑道,以手抓脑以示羞愧。

    ‘奶奶,失望啊,我还在这等你撞上喃,可惜,可惜...’道此,余满脸遗憾之色

      龙兄也不理会,抚车就走。

      漆黑如墨,唯见路灯晕光点点,行人稀疏,热风已凉,浩冥如墨,无星无月,漆漆万里,白天灰尘满天不觉天蓝气净,唯此乍有澄空万里之意,因湛黑一片,万物不现,囊括灰尘黑烟,诸如此类白天天空装饰之物。

    ‘两个S,B仍久骑着两辆破车,在校园里乱逛’

      喧嚣已去,热闹不在,唯余同小弟骑车破空而去,茫茫之中欲寻何人,浩浩大地欲去何地

     ‘我等着一个这样的姑娘,左眼明媚,右眼忧伤,有一个春天一样的梦,静静的盼着春暖花开....’真乃此女?

     ‘我欲寻着如此一个地方,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没有忧伤哀愁,有的,只是一个花一般的世界,梦一样的村庄...’此真为吾向往之地?

      搅脑思之仍不得解,唯混混乏日,静待其人,暗寻其地。

    (夏日烦闷,作此文以解积郁,聊以自慰,留Q已俟志同道合者5416294441)

                                                                          

  • 3
  • 0
    网友评论
    评论(...
    全部评论
    沐白沐白

    作者积分:153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

    关注 留言
    友情链接: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