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网 - 常阅读,多交友!
美文网
位置:美文网 >经典文章 >经典美文 >文章内容

一个人,一首歌

2015-11-14 09:35来源:美文网作者:莱福青春励志会馆点击:20442...

“我住的城市总会下雪,记忆却充满暖的感觉。”
 
我在这座号称“冰城”的城市,每次去KTV会点《圣诞结》,唱着第一句的时候,总会心里会发笑,这个城市正好与歌词的第一句相反,每年都会下很大很大的雪。可我总是没有理由放弃这首歌。
 
平时喜欢听陈奕迅,总觉得他的歌里总会唱出隐藏在自己心里的寂寞感,也许现在的年轻人都会这样觉得。
 
陈小霞就是在我唱这首歌的时候认识的。
 
我已经忘了我是第几次在KTV里唱这首歌,听到过别人说你唱的真不赖,也有人说唱不上去调就别唱了,听得我担心你嗓子,而陈小霞是第一个在我唱这首歌的时候笑着说,外面就下着雪呢,睁着眼睛说瞎话啊。
 
当时整间房里的人都爆笑起来,连我自己也笑的唱不下去。叶烨说,陈小霞你不要打扰罗亚唱歌好不,他要是不好意思唱了你来顶场啊。
 
那时我知道了她叫陈小霞,我说,陈小霞你来吧。我唱不下去了。
 
你是不是个男人啊,逗你一下就唱不下去了啊。陈小霞坐在沙发上,端着一杯啤酒。

唱不唱得下去和是不是男人有什么关系。有时就是很难搞懂女人的逻辑,什么都能扯到一块来。我拿着话筒继续唱下去,幸好第一句歌词在歌里只出现一次,否则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唱的下去。
 
唱完后我坐在陈小霞旁边,拿起我的啤酒示意她,来,喝一个。
 
哟,帅哥,这么记仇啊,就随口说了一句,就来灌我酒啊。陈小霞端着杯子斜了我一样,不过还是和我碰了一下,她说,不过谁怕谁啊。仰头就倒下一杯。
 
我哭笑不得的看着她,这样的女子真是太过强悍,一般人驾驭不住啊。跟着也仰头喝下一杯。
 
这次来KTV算是寝室联谊,我们寝室和叶烨认识的一个女生的寝室。
 
说起叶烨和那个女生认识也算戏剧化。那女生和朋友在打羽毛球,没想到一不小心羽毛球挂在旁边的树枝上了,试了半天都没弄下来,这时我们英俊高大的叶烨同学就出现了,一下就把羽毛球摘了下来,于是两人就认识了。
 
而这次正好有机会,便一起出来唱歌。当然,顺带喝酒。
 
因为要的是午夜场,打算唱一个通宵,来之前已经喝了许多啤酒,没过多久,我们寝室四个男生便倒了两个,我坐在陈小霞的旁边没再起来,一起喝酒,一起聊天,一起唱歌。
她说,其实你唱歌还是挺好听的,我们一起唱歌吧。
 
我笑了笑,便陪她唱歌,请原谅我忘了当时唱了什么歌。我很少记歌名,也很少说话,但这不妨碍我是一个麦霸,至少是伪麦霸。
 
陆陆续续的几乎都倒了,我们唱的也累了,也为了不打扰其他人睡觉。我们也决定休息一下,因为人比较多,不够都躺着,我只好坐着靠在沙发上,陈小霞好无生疏的把头枕在我腿上,便睡了。
 
但也没睡多久,凌晨五点多便收拾了回学校。那时的哈尔滨已经冬意了了,一出门便不自觉的裹紧身上的衣服,吸一口气,凉凉的如同刀子,从嘴巴到胃里,再经过血管蔓延全身。
 
温度已经快到零下,也许哪天走在路上或坐在寝室,就能看到空中会洋洋洒洒飘起一种叫雪的精灵。
 
陈小霞说的对,这个城市,总会下雪。

不管我们的记忆是温暖还是冰冷。
 
“落单的恋人也要过节,找一个人庆祝尽量喝醉”
 
那天早上回到学校的时候,偌大的校园只有我们几个刚回来的身影,我跟陈小霞挥手再见,心里毫无波澜,觉得以后也没有机会再次出去。
 
寝室的人都用古怪的眼神看着我,调笑着说没想到啊罗亚,平时看你不说话,妹子挺会把啊。他们早上醒来的时候都看到了陈小霞枕在我腿上的一幕,也许他们在心里后悔,昨晚不应该喝那么多,或许就能和我一样能和其中一个“亲密接触”。
 
有些时候,这生活的意义就已经低到,也许认识更多的异性朋友才能证明自己的能力。

而我的以为,没过几天就被陈小霞的一条信息所打破。
 
罗亚,出来陪我喝酒。那是下午的四点。
 
哈尔滨冬季的下午四点已经天黑,城市里街灯盏盏透亮,渲染的整个城市上空都出现一个巨大的光晕,也许站在城市上空,就会看到这座古老城市所透出的无限风情吧。
 
我走到学校后门的餐厅时,陈小霞已经自己一个人开始喝上了。我坐在她的对面,说你怎么了,干嘛想出来喝酒了。
 
她看了看我,眼睛在头上的灯光照耀下异常迷人,喝了酒之后水汪汪的仿佛一泓月下的清泉。嘴角上扬,旁边出现一个浅浅的酒窝,她说,怎么,想你了不行啊。
 
我看着她,你这状态也不是想我的样子啊。有什么事情就说吧,也许我能帮你疏导一下呢。
 
她先把自己杯子里倒上啤酒,然后把我的杯子拿过去倒满。你现在陪我喝酒就是最好的疏导了。来,走一个。
 
我不再说话,端起酒杯,和她碰一下便一口倒下去。冰凉的酒水如瀑布直冲进空空胃里,仿佛这样,就可以把想说的话给一起冲进胃里,不再吐出来。
 
有时候,陪伴一个人的最好方式并不一定要说多少话,哄得她多开心,只要安静的在身边,让她觉得这世间,还有一个人在旁边,便已经足够。
 
我们开始喝酒,不说话,一杯一杯啤酒下肚,旁边一个一个行人经过,我感觉双眼已经开始无法聚焦的时候,她还在喝,一杯一杯,仿佛世间只能做这一件事。
 
我说够了吧,还喝就回不去了。

我没事。你要是醉了就先回去。她说着话的时候又举起杯子。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凉凉的。够了,别喝了。你再喝也解决不了事情的。走吧,出去走走。

然后把老板叫过来结完帐,便往外走去。
 
街道边的积雪在灯光下白白如皑,仿佛是经久不散的思念,在这个季节冷藏。我戴着帽子,裹着围巾,穿着厚厚的羽绒服。陈小霞围着围巾,头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双眼无神的散漫的走着。
 
你小心点啊,别滑倒了。有些地方结冰了。我不放心的看着她。

她看看我,笑了笑,眼睛仿佛泛起了涟漪。放心吧,没事的。我没喝多。
 
女孩子不管怎样都别喝太多酒,对身体不好。我顿了顿,又说,你手一直这么凉吗?
 
对啊,捂不热的。
 
那你以后找男朋友可要找个血气旺盛的了,到时叫他给你捂。你把手插我口袋里看看。
 
她依言把手放进我的口袋,哇,你的口袋这么热啊。以后就叫你帮我捂了。
 
我说好啊。我把手放进她的口袋,里面冰凉如许久未曾住人的房间,空落落而冷冰冰。

突然就想起许多地方看到的一句话,手凉的女生需要男生爱。
 
以后要找个好好照顾你的男生。
 
她看了看我,笑着说,你是说你吗?
 
哈哈,没有啊。你可不要误会。
 
其实……今天我失恋了,所以叫你出来陪我喝酒的。
 
额,这样啊……你没事吧?突然间不知道该用什么话语来安慰她,如同乌云突然移过来,把我想说的话都遮在身后。
 
没事。她笑笑,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有什么不开心的就说出来,那样你会舒服点。别憋着。我看着她,总觉得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都说了没事啦,我这么强大的人哪有那么脆弱。谢谢你出来陪我喝酒。我们回去吧。
 
我点点头,也不再说什么。我总认为,有些话,想对你说的时候,不用问,她也就对你说了。否则一直问只会让两人尴尬。
 
经过校园的水果店,门口摆着一堆用包装纸简单包装了的苹果,旁边一张纸板上写着,苹果十元一个。正惊讶苹果为什么这么贵的时候,突然想起,明天就是圣诞节了。
 
我过去买了一个,递给陈小霞,说提前祝你圣诞节快乐。有什么不开心的都忘掉吧。
 
陈小霞看到我递给她的苹果,笑容终于不再勉强。
 
她说,谢谢,现在是我今天最开心的时候。
 
我说,开心就好。
 
我们能活多少到几十岁,七十岁,八十岁,还是一百岁。我们在这么多的时间里,有多少节日是一个人度过的。也许有那么多浪漫的需要人陪伴的节日,我们都得独自一个人度过。一个人走在街上,看旁边擦肩而过的恩爱情侣;一个人躺在家里,电视上也全是讨论着节日里的幸福事件;就连在网上聊天,也是情侣们在大秀恩爱。
 
可是我们不是依旧过来了么,一个人照样开开心心的,过着属于一个人的节日。
 
陈小霞,你要记得,这个圣诞节还有我。
 
“merry  merry  Christmas,lonely lonely christmas”
老天仿佛为了给今年的圣诞节增添一些气氛,从一大早开始就洋洋洒洒的飘起了大雪,白皑皑的雪从灰蒙蒙的天空被风吹来吹去,仿佛是无数的孩子在好不知倦的奔跑,呼呼的大笑声传进紧闭的窗户。我望了望公交窗外,商店早早就开了灯,挂着彩球与彩纸的圣诞树无比漂亮,美丽的如同那一对对年轻情侣的心情。有几个穿着厚厚衣服的行人走在街旁的白雪上,仿佛能听到那一声声鞋子与雪交织的吱吱声。
 
此刻我也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手里握着一个小小的礼盒,听着周围的人在说话,而我心里仿佛也在对自己说,圣诞节快乐。
 
从我的学校坐车到高雯雯的学校需要一个多小时,中途还得转一趟公交。不过这都无所谓,总有些期望会让我们忽视前行中的困难与劳累。
 
我与高雯雯高中就认识,一起经历过高三,她坐在我后座的旁边,两个人有时也经常说话,我会给她看我写的诗,有时也会问她不会做的作业,也许晚上还会打半个小时的电话。就在高考后第三天,我终于鼓起勇气,向她表白,而她也答应了。
 
这是我最小心翼翼的爱情,我看电视的时候想着她,上网的时候想着她,连高考的时候也想着她。在高考那个暑假,我会一个人坐车去她所在的城市看她,一起逛街,买绝味,仿佛和她在一起,就算死了,也是心甘情愿的。
 
后来,她来了哈尔滨念大学,而我,也阴差阳错被哈尔滨的学校录取。我总觉得,这就是缘分。
 
到她学校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下了公交我踩在厚厚的白雪上,仿佛听到心跳一步一步的响着,轻快而蹒跚。
 
高雯雯站在主楼的大门旁,白色衣服像是要融入这白雪之中。我笑着走过去,递给她礼盒。
 
呐,圣诞节快乐。
 
她看着我手中的礼盒,并没有接。说,圣诞节快乐。谢谢你来看我,你的礼物我不能要。
 
干嘛啊,只是送你一个礼物而已。拿着吧。
 
罗亚,你不要这样好吗,我们已经不在一起了。
 
我相信我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勉强起来,就算不在一起了也可以是好朋友嘛。你别多想,就是看你没有手表,朋友之间送你一个嘛。
 
罗亚,我不想这样。我男朋友已经送我手表了。所以,你的礼物我不能要。你回去吧,谢谢你来看我,我还有事,先走了。
 
我总觉得我已经足够的保护好自己了,戴着手套,围着围巾,穿着厚厚的衣服,可是她转身离开那一刻。我总觉得我这双可以焐热别人的手,变得无比冰凉起来。
 
礼盒不大,但是也没有小到可以直接放进口袋,所以来的时候我一直拿在手上,我总觉得就算有些高调,但是我不在乎。可是此刻,放不进口袋的礼盒,我只好放进校门口旁的垃圾桶里。
 
就像,狠心的把对她的爱丢进去了一样。无比疼痛。
 
当初,高雯雯答应我的表白时说,好吧,给你一个机会,也给我自己一个机会。
 
当时高兴的我以为这个机会是让两人相爱下去的机会,而后来才知道,那只是让她尝试爱上我的机会。
 
我总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人,可在某些时候,却迟钝得可笑。
 
当她和我说,我们不合适,还是分开的时候。我总觉得,这句话背后总会有一个让我们变得合适的机会。我窃喜继续和她一个城市,我努力让自己改变懂得更多。可有些东西,失去了真的就是失去了。没有任何挽留的余地。
 
不会和白雪一样,化成水流进土地里,也许明年还可以卷土重来,又变成雪,笑傲在空中,得瑟地告诉大家“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但是,我们就是不合适了。
 
学校旁新建的天桥还没把铺在上面的草拿走,楼梯前竖着还未完工的字样。我直接走上去,厚厚的雪铺在草上,根本已经看不到草的模样。桥下就算这个时候,还有许多车辆车水马龙的来回奔跑,车灯射出的光束在夜里仿佛无比坚强的欲望,是回家的欲望,还是找对象一起过圣诞节的欲望,亦或是希望能尽快结束工作的欲望?
 
我拿出手机,平时很容易变烫的手机在空气中也冰冷起来,屏幕微弱的光芒里正中间显示着三个字:陈小霞。我笑笑。突然想起来《圣诞结》里唱着:
 
merry  merry  Christmas,lonely lonely Christmas。
想祝福不知该给谁,爱被我们打了死结。
lonely lonely christmas ,merry  merry  Christmas。
写了卡片能寄给谁,心碎的像街上的纸屑。
 
我用冻得已经快要僵硬的手指抖抖索索地打出十个字发过去,圣诞节快乐,出来喝酒吧。
可是我过了很久,也没收到她的短信。也许,此刻她正和室友们在一起喝酒吧。
 
我用冰冷的手套搓了搓冻僵的脸,然后,下了天桥,回寝室。
 
一座城市到底有多少个灯,我数不清楚,也无法数清。可是,此刻,我感觉不到那盏属于我的灯在哪里。
 
喂,你在哪啊?
 
刚回寝室,圣诞节快乐。
 
这个节日有什么好快乐的,又不是中国人的节日。你怎么了,有气无力的。
 
没事。我笑笑,对着手机对面的陈小霞说,我也失恋了。刚好可以陪你了。
 
哈?这样啊……那刚好可以陪我咯。快点出来,我们喝酒去。
 
尽管陈小霞的话不算安慰,我依旧觉得心情好一点。我回答的很干脆,好的。
 
“谁来陪我过这圣诞节”
喂,哈尔滨下雪了。
 
陈小霞给我发来这条信息的时候我还穿着短袖,南宁十月的太阳还能和哈尔滨夏天的太阳相媲美。
 
我这还穿短袖呢。要不要过来避寒啊。哈哈。
 
我离开哈尔滨已经半个月,家里给我安排了工作,突然间我就从那个已经深秋的城市又来过夏天。每天早上开始上班,不能像在学校,不想上课就直接逃课;也不能四点钟就放学,六点的时候下班,天外已经开始渐渐发黑。一个人找一个店吃粉,算是晚餐。
 
我倒是想去啊,可惜去不了。陈小霞说。
 
我们不再像以前,毫无忌惮的想去哪个城市,直接买一张票便去坐火车;也无法再K歌一个通宵,上不上课都不放在心上,我们要考虑着上班会不会迟到;我已经很久没和谁,尽情的喝一晚上酒,然后一起走路回家。
 
陈小霞,那天我和老同学去KTV,习惯性的点了许多陈奕迅的歌,唱到《圣诞结》的时候我就突然想起了你。
 
在这座城市,再也不会有人在我唱这首歌的时候笑我,因为这座城市确实,每年都不会下雪。
 
我一个人走路,坐公交,查地图,全神贯注的熟悉这座城市,有时候也会在半夜唱林宥嘉的《我总是一个人在练习一个人》。

我在这座从不下雪的城市,谁来陪我过圣诞节?

 
作者:蒋波,正儿八经的文艺青年,青年写手。本文由蒋波本人授权发布,在此表示衷心感谢。
 
这位童鞋,你迟到了,从今天起,小莱老湿在这里陪你一起吹牛逼,扯犊子,一起犯二,聊青春。守不住节操,就让小莱替你碎一地——by小莱老湿(我会轻一点,不会弄疼你)

  • 250
  • 52
    网友评论
    评论(...
    全部评论
    莱福青春励志会馆莱福青春励志会馆

    作者积分:127

    作者等级:注册会员

    关注 留言
    友情链接: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